破解欠薪难题 让农民工不再“忧薪”

发布时间:2019/01/30|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专栏:头条新闻

分享到

  每到岁末年初,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问题就会再度成为热点话题,尤其在建筑领域。建筑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也是劳动密集行业。据《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农民工总量达到28652万人,其中,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8.9%,仅次于制造业。

  认清欠薪“顽疾”

  近年来,针对农民工讨薪这个老大难问题,各项政策接连出台。但“年年干活年年欠、年年讨薪年年难”的现象依然存在,折射出欠薪问题的复杂性、顽固性。

  目前,欠薪主要发生在工程建设领域、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餐饮服务等行业,其中,尤以建筑领域为“重灾区”。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建筑业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比重为2%;2016年,建筑业农民工被拖欠工资的比重为1.8%,远高于其他行业。

  究其原因,业内人士分析称,一是工程发包环节多,持续时间长,很多工程要验收之后才能给付工程款,导致从事建筑业劳动的农民工经常无法及时足额拿到工资。

  二是建设领域用工管理和工资支付行为不规范。施工企业普遍采取平时只给农民工发基本生活费、工程竣工后或春节前结清工资等做法,将农民工工资与工程款捆绑在一起,一旦工程款不到位极易导致欠薪。同时,农民工劳动合同签订率低、流动性大,使农民工在追讨工资时往往缺乏证据。

  三是农民工自身文化水平低,权利意识、法律意识缺乏。农民工务工市场信息不对称、权利不对称、选择权不对称,也是容易造成工资拖欠的重要原因。

  四是农民工讨薪的成本高。不论政府协调还是走法律程序,要花一年半载甚至更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农民工吃住行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因此,农民工要么忍气吞声,要么走极端。

  欠薪不仅侵害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还埋下了许多社会隐患。因此,唯有认清根本,抓好政策落地、形成长效机制、严肃查处,才能从根本上破解这一难题。

  设置欠薪“防火墙”

  近年来,国务院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部门发布了一系列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文件,加大了清欠工作力度。

  2017年2月,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指出,切实解决好农民工欠薪问题,是实施更加积极就业政策、增加农民工打工收入、增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举措,要深入开展专项整治和督查,集中曝光一批典型案件,严肃查处欠薪违法行为包括欠薪陈案,坚决打击恶意欠薪违法犯罪,尤其要坚决解决涉及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工程款导致欠薪问题。

  此次会议最大的亮点在于强调并明确了政府的责任。业内专家经过调研总结认为,细察很多农民工工资拖欠事件发现,不少案件欠薪的根源往往是政府项目,先有拖欠工程款,继之才是承建方拖欠农民工工资。而明确问责制度,或可倒逼政府规范权力运行,从源头上解决欠薪问题。

  2017年7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印发的《治欠保支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制定了全面推行劳动用工实名制管理、落实按月足额支付工资规定、完善工资支付监控机制、落实工资保证金制度等10项具体措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工程建设领域实行农民工工资按月结算,到2019年底“月薪制”全覆盖。这让农民工看到根治欠薪顽疾的希望。而要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各级主管部门强有力的监管以及一系列政策措施保驾护航。

  临近2019年春节,各地方政府纷纷出台具体措施,以保障农民工工资照常发放。

  雄安新区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农民工欠薪难题。2018年10月,雄安集团出台建设者工资保障金管理办法,在应用区块链管理工程资金的基础上,设立建设者工资保障金,采用“双保险”方法保障建设者劳动报酬权益,从源头上杜绝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

  广西试运行农民工实名制平台遏制欠薪行为。2018年11月,广西建筑农民工实名制管理公共服务平台(以下简称实名制平台)正式上线试运行,要求施工企业将每名农民工实名制信息录入平台,使用与平台联网的考勤设备,并由银行代发工资,实现全区农民工工资发放实时监管,从根源上保障农民工工资得到按时足额发放,遏制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

  四川省开通农民工讨薪维权绿色通道。2018年11月19日,四川省司法厅下发《关于开展岁末年初为农民工讨薪法律援助专项活动的通知》,决定从11月19日到2019年2月26日,在全省开展为期100天的岁末年初为农民工讨薪维权法律援助专项活动。

  成效明显

  2018年12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第三批共30条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信息。据悉,这些违法企业及相关人员将在政府资金支持、政府采购、招投标、生产许可、资质审核、融资贷款、税收优惠以及交通出行、高消费等方面依法受到限制。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介绍称,2018年前三季度,各地人社部门为131.3万名劳动者(主要是农民工)追偿被拖欠工资等待遇129.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3%和32.5%,治欠保支工作取得一定进展。

  卢爱红称,自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制度实施以来,“黑名单”中已有部分企业因限制措施而无法承揽工程建设项目,受到应有惩戒。从制度上,推动“两金三制”措施尽快落实到每个企业、每个在建工程项目;从源头上,针对导致工程建设领域欠薪的深层次问题,协调配合行业主管部门加大源头治理力度;从渠道上,在所有建设工地落实维权信息告示牌制度,畅通劳动者举报投诉渠道;从执法上,加强对违法失信企业的日常巡视检查,健全跨地区执法协作机制,加大对欠薪违法行为的惩戒力度。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被雇主或单位拖欠工资的农民工比例呈逐年下降趋势,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占比已由2010年的1.4%降至2017年的0.5%。农民工欠薪问题已得到明显遏制。

  如今,距离《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提出的“确保到2020年实现工资基本无拖欠的工作目标”仅剩一年的时间,是否能如目标所愿值得期待。

文章搜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